位置: 首页 > 职教动态

科技产业革命促职业教育转型升级 人工智能背景下,高职院校如何转型

发布日期:2018/05/28 点击量:49

科技产业革命促职业教育转型升级

人工智能背景下,高职院校如何转型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刘芳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8年05月28日   10 版)

  “即使是百度这样的大品牌公司,现在也是越来越难招到人了,原因是什么?就是整个行业像大数据和云计算方面的行业人才缺口特别大!”近日,在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举行的“一带一路”职业教育国际研讨会上,百度云数据科学家沈志勇提起目前企业的用人困境由衷地感叹。

  “这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商机”,沈志勇分析说,缺口这么大,尤其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整个社会都出现了需求,这也是很多创业的互联网科技公司最头疼的事——招不到人。

    每次科技产业革命,都会引起职业教育转型升级

  就在这次职业教育国际研讨会上,取代传统速记员为大会做速记服务的是速度更快的即时翻译器。上午的会议刚结束,所有的参会人员都收到了完整的会议实况记录。实际上,就在会议现场,参会的各国代表都可以通过小屏幕分享不断滚动播出的英汉文字实况。

  “这一次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科技产业革命的特点,就是在满足手工定制的个性化需求的同时,又能够更快更好地大规模批量生产”。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陈秋明从历次科技和产业革命角度来分析职业教育怎样顺应时代,进行自身的转型升级。

  人类在农业社会的生产方式是作坊式的手工、小规模生产,对应的职业教育的形式就是学徒制;到了第一次工业革命出现了机器生产,建立了工厂制度后,早期的职业学校也应运而生;到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实现电气化,大规模的流水线、标准化作业成为常态,为适应这种需求中等职业学校大量出现;到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实现了信息化,就业岗位的技术含量越来越高,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美国的社区学院、英国的技术学院等一批高等职业院校应运而生。

  “每一次科技产业革命,都会引起职业教育的转型升级,这已经成为历史的发展规律。”陈秋明阐述了当下新一代科技产业革命的特点:手工工厂时代的私人订制规模太小,而大工业化时代可以批量生产却无法实现人工定制,而在人工智能时代,数据流动实现了自动化。关键技术装备从单机装备智能化发展到了智能工厂制造化、自动化水平从生产装备的自动化发展到数据流动的制度化,比如销售服务人为干预的因素越来越少,一部分脑力劳动也可能被人工智能所代替。

  更为重要的是,现在的制造业大部分是生产型制造,而在人工智能时代,将向更为深层的服务型制造转型,而重复性的、机械性的、程式化的工作将可能被人工智能所代替。

  世界银行2016年世界发展报告中,对各个国家目前工作岗位被人工智能取代的比例进行了预测,中国达到了77%。目前海尔空调已经有了无人工厂,京东也上线了无人超市,建设银行也有了无人银行,人工智能已经发展到了我们的生活每个角落。

    职业教育将成为必须接受的未来之考

  让自己的孩子接受职业教育而不是学历教育。在现代社会中,也许这将成为一种主流共识。

  “在德国,如果你有一个好产品,你就会获得非常高的满足感,这是更值得德国社会认可的一种价值观,”来自德国联邦教育与研究部的职教专家Oliver Diehl分享道,“在德国,政府正在做的事情是搭建一个有竞争力的职业教育体系,同时又有包容性,能够给每个对某个行业感兴趣的人提供受教育的机会。”

  实际上,即使在制造文化发达的德国,人们也经历过职业教育和学历教育的两条路之争。Oliver Diehl说,早期的德国学生,大概有90%的人去接受职业教育,只有10%的人接受大学教育,但是这种情况在过去几十年来,逐渐变成了60%的大学教育和40%的职业教育。然而人们也发现,在高校录取的这些学生中有大概28%~30%的辍学率,也就是说有30%的大学生没有完成自己的学位教育。通过这样的反思,德国社会目前也认识到,职业教育和学位教育是两条路,都能通向人生的成功。

  而在中国,职业教育已经变成了莘莘学子必须面对的未来之考。我国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副巡视员葛维威介绍,目前,中国有职业院校1.21万所,年招生929万人,在校生2682.40万人,其中,中职学校1.07万所,年招生579万人,在校生1577万人,招生数和在校生数分别占高中阶段教育的41.97%和39.88%;高职院校1388所,年招生351万人,在校生1105万人,招生数和在校生数分别占普通高等教育的46.06%和40.13%。“职业教育站在了新的历史起点上。”

  “毫无疑问,中国已经建成了世界最大规模的职业教育体系。”葛维威说,全国职业院校共开设近千个专业,近10万个专业点,基本覆盖国民经济各领域,年均向社会输送近千万毕业生,职业院校毕业生成为支撑中小企业集聚发展,区域产业迈向中高端的生力军。

  人工智能时代的职教机会在哪里

  然而,在人工智能时代的大背景下,目前的职业教育模式仍然是大工业时期形成的,能适应大规模流水线标准化的生产方式,但随着时代发展,企业生产方式的进步,这种操作性的工作岗位需求越来越少。陈秋明感叹,“给高职院校带来的时间不多了,但机会和挑战并存。”

  就在几个月前,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和平安集团就联合成立“深职院—平安科技金融学院”一事进行了反复沟通和磋商,期望打造国内最大的金融职业化人才培养平台。

  平安国际智慧城市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业务总监赵羚志介绍,平安不仅在做保险认证培训,还包括计算机、房产、理财以及证券等方面人才培训上都有涉足。“平安要建立一个双师制的教育体系和培训体系,解决目前师资方面匮乏的问题。”赵羚志介绍,要让更多既了解企业文化,又了解专业知识的老师回归学校,让学生更有就业竞争力。

  这是产教融合的一个典型案例。陈秋明介绍说,深职院的培养目标就是要从原来的技能型人才转型成为支持型、创新型、技术型的人才。转型的关键就在于产教融合、职普融合、技术和文化融合、教育和生活融合、现代信息技术和教学融合。“通过对学生的‘六融合教育’,让学生在提高就业竞争力的基础上,培养其职业认同,再通过职业来创造自己的幸福生活。”陈秋明说。

  另外,高职院校还应该转型成为企业家的摇篮。高技术的发展使得创业的门槛越来越低,生产方式更加多元,所以高职院校不仅要进行创新创业教育,还要让大部分学生能够以创业的精神投身就业。“在深职院,毕业生一年内实现创业的比例大概是4.43%,年内实现创业的比例是12.7%”。

  陈秋明认为,高职院校还要转型成为中小微企业技术研发中心,从原来的专注人才培养转型为既专注人才培养,也专注于技术研发。比如深职院建立了十大应用技术和创新中心,其中有一个已建成的就是引进了美国康奈尔大学霍夫曼诺奖团队,成立了深圳职业技术学院霍夫曼先进材料研究院。同时,还成立了长江学者孙立宁教授牵头的智能制造技术研究院,以及长江学者苏宏业教授牵头的智能科学与工程研究院,这个研究院也是国家重点实验室深职院的分室。

  陈秋明说,高职院校还要转型成为市民的终身教育学校。深职院从原来的专注于校内学历教育转变到现在的深圳市民的需求在哪里就把学校办到哪里,办真正接地气的高职教育。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刘芳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8年05月28日 10 版)